风 筝

2021年11月6日丽水摄影节

策 展 前 言

风筝,带着自由的灵魂,乘风而翔。

那根牵引的线,既是她的命脉,也是她梦想的牵绊。

汪雪涯与董小莲形成创作组合,对她们二人来讲,是一种全新的艺术体验;对关注她们创作的摄影朋友而言,也带来了一缕清新之风。她们着眼于生活中人际关系这一特殊命题,体验和感受人与人相遇、相处以及相互关系被生活打磨后的各种细微变化。自由与牵绊、欲望与幽怨、理解与宽容,各种情感、情绪的纠结、纠葛与释放,已然成为她们关注的重点。

她们二人的合作始于2020年。那是她们第一次在一个我主持的摄影研讨会上相遇,心灵的契合以及对艺术的诸多共识,让她们走到了一起,随即便开始了二人组合创作。她们既当摄影师,又当编导,同时,她们还要像职业演员那样按照既定的剧本出演她们所理解并勾画出来的社会中各种不同的角色。这里展出的是她们正在进行的第一个专题的部分作品,以风筝为象征,探索人与社会的各种微妙而复杂的关系。

社会生活中人际的心理距离是一个社会心理学命题。从广义上看,可以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狭义上讲,则可以指通过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相互作用而形成的可觉察到的直接而稳定的心理关系,它是人际交往的一个指标性结果。亲情、友情、爱情,家庭、职场、公共空间,家人、熟人、陌生人,所有的他们和她们,相遇相处的结果,都可通过这一线索去追寻窥探。

《风筝》中演绎的个体之间的微妙剧情,从背景、道具、服饰和肢体动作以及人物表情和相互关系中,不难想象人与社会之关系的普遍可能。人与人若要达至亲密,首先需要消弭心理距离,就个体空间而言,这种心理距离显然易受日月消磨的深刻影响。而在更多利益纠葛的社会现场,保持距离似乎又成为必备的防身之术。亲疏之中暗藏玄机,物欲与灵魂、牵制与自由、权力与民主、官员与平民……越来越多的距离量度,起作用的可能既有明规矩,也有潜规则,一旦乱了规矩和规则,对个体而言,可能就是致命伤害。正是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构成了人类社会的精妙与无奈,我们该怎样维系、平衡各种距离,说到底,这是生活问题,也是生存问题。如何以剧场切面的视觉方式,将这种可能的关系和面临的问题演绎出来,两位艺术家做了大胆而有益的探索。

——沈珂(浙江大学艺术与考古学院兼职硕导、评论家)

怀念游弋,感念陌生的华丽

——简评汪雪涯、董小莲的作品《风筝》

造成这些图像的是两个名字,汪雪涯,董小莲。《风筝》的关键词大概在于:移动、转换和摄影师的心灵旅途,再乘以“地点和位置”,看似简单的对象做了一次乘法演绎。

汪雪涯和董小莲在一个又一个既定时间点上相遇又分开,沿着各自看见的痕迹走下去,在观看中再观看,创作中再创作,凝固聚焦的场景变成会呼吸的生命体,总有生长出新的纹路的可能。

对于观众而言,汪雪涯和董小莲是真实的人物,同时也是虚构的人物。观众需要把真实人物和虚构人物一起加入脑海里的化妆舞会。

不停探寻、调整生活与摄影的关系,同时也在思考自己与作品的关系的关系,鲜明或模糊,严肃或游戏,每种方法,每种场景,都是她们的答案。所有的画面都是她们直觉和考量的微妙折射,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图像才可能是自如、宽阔、灵动和有趣的。若是图像中的故事变得模棱两可,那么她们觉得摄影师就应该保持这原有的模糊状态。最好的做法则是将疑惑通过图像传达出去,让对话踏上更高的台阶——和作者相比,观众或许将觉得眼前更加明亮。

汪雪涯和董小莲的确对她们的照片进行了创意加工,但它们不是空洞的形式,而是具有丰富内容的载体。她们以流盼的眼光绸缪于身所盘桓的周围的形形色色,用自得的精神来观赏、解析这些景象,显露出创作上审慎的构思和对于世事人情的精妙的描述能力。

看了汪雪涯和董小莲的作品《风筝》,我认为与其说摄影是人类发明出来的、最理想的发现自己的方法,那么也可以倒过来说,人是摄影最好的发明——人的性格、情感、命运、思绪与境况成为只有摄影能抵达的地方。摄影式的观看,与委拉斯开兹的名作《宫娥》中画家本人在镜子里的目光相仿,摄影师从中观照自己和世界。

生活还是生活,流水篇章各有得失。面对着眼前种种纷繁景象,汪雪涯和董小莲不断用镜头逡巡,以怀念游弋,感念陌生的华丽。

只有爱摄影的人会懂得,有时候一张照片才是我们逝去的时光的唯一见证,拍摄这张照片是不断重返那段时光的唯一方式。如果说摄影是一种奇迹,真正发生奇迹的原因恰恰在于一种洞见的闪现,内心波澜,人生体验,游走的感动共同地构成了一个关于人与人的寓意。

——姜纬(评论家、策展人、出版策划人)